尊宝娱乐国际却可以带来庞大流量的人群
作者:尊宝娱乐 发布时间:2018-11-14 18:35

尊宝娱乐国际却可以带来庞大流量的人群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张贺飞

  心理学家卢钦斯提出了“近因效应”,无论看什么东西,都要尝试着完整地去看,而不是只看一段或者一面,那样你只会欺骗自己。低价驱动的“消费降级”可能是小镇青年的一个片面,然后不少人习惯性忽略了另一面。

  什么是小镇青年?

  泛指年龄在18-30岁之间,生活在三四五年城市里的青年。如果戴上有色眼镜的话,还可以为这类人群贴上“没有审美”、“收入不高”、“缺乏品味”等标签。

  以至于在拼多多、快手等产品崛起的时候,不少人自然而然将小镇青年归结为增量流量的生力军,似乎九块九包邮仍然是三四线以下市场的标配。

  心理学家卢钦斯提出了“近因效应”,无论看什么东西,都要尝试着完整地去看,而不是只看一段或者一面,那样你只会欺骗自己。低价驱动的“消费降级”可能是小镇青年的一个片面,然后不少人习惯性忽略了另一面。

  “小镇青年”至今没有定论,却可以归结出两个典型的用户画像:

  其一:从三四线城市的职业院校毕业后,跑到北上广等一二线城市的工厂流水线上工作,每个月有三五千块的收入,刨去每个月的房租、吃饭等基础消费,几乎没什么剩余,又靠什么来消费。

  其二:在三四线城市的有份稳定的工作,月收入只有三四千块,但每天回家吃住,父母给买了十多万的小汽车,距离周边的大都市也就两三个小时的车程,时不时会开车去购买一些衣服、化妆品等等。

  一些媒体眼中的小镇青年倾向于前者,拼多多、网易考拉等电商平台是按照地理位置划分人群的,后者似乎更有借鉴意义。又或者说在对三四线用户的筛选中,这类人才是电商、泛娱乐等争夺的对象,他们的消费习惯业已折射出了三个关键词:

  1、魔性消费

  一二线城市的90后逐渐流行起佛系生活,生活、工作、恋爱的节奏都在变慢,消费欲望也越来越佛系,消费水平自然会有所下降。佛系生活不过是年轻人的自嘲罢了,每个月的收入看似不低,可分摊到房贷、信用卡、房租等之后,并不见得会有多宽裕,何况九九六的工作强度,无疑也在剥夺娱乐、消费的时间。

  小镇青年则是另一种状态,过着早九晚五的日子,有大把的时间去娱乐、购物、旅游……此外在“小镇”里还有一个特殊现象:学历最高的年轻人往往是周边消费的风向标,也就造成了攀比性很强的“魔性消费”,除了比便宜之外,商品的品质、品牌、进口等都是攀比的直接诱因。比如说一个女生买了一支YSL的口红,身边的闺蜜很可能下礼拜就会拿一支香奈儿或者迪奥过来炫耀。

  切换到电商平台的视角,只要占领了一个小镇青年,同时收割的还有她身后的N个“钱包”,远比一二线城市的佛系消费者有诱惑力。

  2、消费鄙视链

  美国著名研究机构ComScore公布了这样一份统计数据:中国25岁—34岁消费人群占总人口比例的32.1%,超过世界平均水平4.5个百分点,且在消费过程中,普遍更加注重品质与服务,追求个性化、新鲜刺激多样化、高品质、体验式消费……

  这份统计数据不能说是“魔性消费”的直接佐证,却也揭示了一条隐形的消费鄙视链。在改革开放之初的时候,四毛五一瓶的可口可乐比一毛五的北冰洋有面子,吃一顿麦当劳远比北京卤煮洋气。到了电商时代,消费鄙视链依然存在,个性化和体验式消费就是衡量标准,在一二线城市的用户眼中,淘宝要优于拼多多,京东天猫比淘宝靠谱,网易考拉、小红书等又比京东要高级一些。

  小镇青年的文化潮流和消费行为是周边一二线城市辐射的,消费鄙视链同样在三四五线城市扎根。鄙视链建立的过程是品牌认知和品牌心智重新建立的过程,也伴随着新的商业机会,小镇青年的消费鄙视链势必会成为电商平台探索流量蓝海的有力抓手。

  3、女性为王

  戴森在中国证实了一个道理,想要收割中国的新中产,最有效的路径就是从女性用户入手,一款售价3690元的卷发棒迅速在中国成为“网红”产品,在天猫上的预售一秒钟就被抢光。其实从无叶风扇到吸尘器,再到吹风机和卷发棒,戴森就是冲着女性消费者来的。

  谁是三四线消费的决定者?答案依旧是女性。一份来自CMMS的数据显示,三四线城市家庭中“女性负责采购家庭一半或以上的食品和日用品”的比例达到90%,高于一二线城市;三四线城市的女性单身消费者平均每月花48%的工资用于购买服装、鞋子、护肤品等个人用品,一二线城市女性消费者的比例要低得多。

电话
4008-888-889